墨西哥的

作者:关于生活

他有着墨西哥的“布列松”之称,在长达50余年的摄影生涯中,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在于其合成的不同“瞬间”。

他既以严谨的纪实摄影步入毕生的影像探索

更对蕴涵着丰富文化色彩的墨西哥深怀感情

佩德罗·梅耶尔,1935年出生于西班牙,年幼时移民墨西哥,被誉为墨西哥现代摄影先锋,世界现代摄影代表性人物之一。

当时墨西哥的社会环境,是个“大熔炉”,现代与传统、贫穷与奢侈混合并存,印第安民族文化、欧洲文化和殖民地文化这三种主要文化方式的互相冲突和融合。

佩德罗11岁开始学习摄影,15岁发表第一张摄影作品。其作品的表达形态遍及从社会纪实摄影到数码艺术影像的广阔范围,以眼光独到和变化多端的精彩摄影艺术作品形成了自家风范。

佩德罗因为继承了西方的文化,和受到拉丁美洲印地安文明的感染,成为支撑他形成个人影像风格的观念基调,一直贯穿于自始至终的摄影生涯。

可以说,佩德罗变化多端的影像作品,已经构成墨西哥民族文化的艺术精神的精彩体现。

他的摄影作品如《百年孤独》

将人们带入魔幻现实主义之旅

上世纪80年代 ,佩德罗·梅耶尔踏上了穿越美国的摄影征程。在美国之旅的过程中,他还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历史转折的关头——电子科技导致的数码影像正在悄然发生。

在1990年代,他将自己1980年代游历美国时期拍摄的照片,经由数码化处理以后,重新纳入思考的再创作。

率先使用数码照相机进行创作活动的佩德罗·梅耶尔,充分利用起电脑软件的图像处理功能与便捷的数码技术手段,再造出一种名为“新纪实意识”的多影像合成摄影作品。

而这就是佩德罗的意义,他重新定义了纪实摄影的内涵,甚至冒犯了传统纪实摄影不许改动原始影像的严格原则。

“真实并非是一些冷漠的文件或者一部机器的直接记录,而是个人忠实于对世界的反应和与之相伴的感受和阐释。”

佩德罗的新纪实意识颠覆了布列松“决定性瞬间”的理论,可以说是重新定义了纪实摄影的内涵,摄影不再是不可更改的结果。

他成名于一个胶片时代,却以一个急剧的转向,率先过渡到数码时代,在享誉世界的大摄影家中,没有人像他一样在这样一个时代的鸿沟上跨越得如此成功。

佩德罗给了摄影师几点中肯的建议:“我相信一定会有一些故事引起你的注意。请小心的选取一些可以可视化的点子,因为你将要执行的是一个‘用照片来叙述的故事’,同时你可以试着想象怎样才能让这个本土的故事引起全世界的注目。换句话说,诉说一个只让本土民众感到兴趣的故事并不能够吸引全世界,而我们却正活在一个国际市 场里。”

他已经不是一个单纯记录瞬间的人,而是一个创作影像的人。其实这样的创作更接近于人类的记忆。科学家表明,人类的记忆很少是一个单一的画面,人脑模糊了过往许多瞬间的边界,留在脑海里的是这些瞬间的总结与重建。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佩德罗的作品印证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:过去、现在和未来的区别只是顽固存在的假象。

本文由黄大仙论坛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